佩特罐头

打歪的领带

【凯源】RoyGo

人工智能&末日战争背景 写得不专业 随便看看

BGM-Alan Walker《Faded


00

       ——防止AI反噬只有两种途径 切断电源或网络迫使【它】离线

       ——另一种呢


       ——使【它】获得人类的情感


01

       王俊凯睁开眼,一小片金色的阳光恰好紧贴着他的眼皮溜至眉梢。他睡眼迷蒙地支起身子望向窗边,书桌上的电脑显示器被从窗帘缝隙渗透进房间的光线照亮,一句“早上好”出现在灰黑色的屏幕上,字符尾部的光标一闪一闪。


       “早上好。”


       他哑着嗓子回复无声的问候,伸了个懒腰便起床穿衣。打呵欠的间隙瞥见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新的词语“早餐?”


       “还是吃烤土司吧。”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面包机像被激活一般发出“叮咚”的声响。王俊凯光着脚走进厨房,新鲜出炉的吐司表面被烤得金黄酥脆,浓郁的奶香顿时填满了小房间,唤醒了王俊凯好眠之后的食欲。

       他叼着吐司走回书桌旁,拉开椅子坐下,摆弄一番桌上的摄像头,直到镜头对准自己的脸,屏幕上跳出一个小框提示面部识别成功。王俊凯盯着识别框里自己乱糟糟的头毛旁边“管理员”的标注,挑了挑眉。


       “今天想学点什么?”


       摄像头上的指示灯闪烁,不一会儿,屏幕上光标闪烁着移动:“下棋”。

       王俊凯笑了,他双手移到键盘上噼里啪啦打下一串代码,然后给电脑连上耳机和麦克风。


       “好,那就继续教你下棋。”


02

       今天是人类灭绝后的第243天。

       屏幕角落电子日历的红色数字棱角分明,王俊凯摘下耳机,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扭头看向窗外。正午的阳光热烈,高楼林立之间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既无鼎沸人声、群鸟共鸣,也无车水马龙、霓虹光影;有的只是漂浮在空中的灰尘极其微弱的碰撞,分子之间的交流属于人耳捕捉能力之外的频率。


       一年前一场大规模的瘟疫席卷全球,在短短数个月之内就夺去了数以万计的生命。无数科研团队夜以继日地研发抗病毒疫苗均告失败,到最后所有顶尖医药科学家纷纷不敌病毒感染倒下,属于人类的盛达时代在一片惨烈和绝望中落下帷幕。

       王俊凯在防疫中心的隔离室内醒来时,整栋大楼已空无一人,唯有医疗设备的电子机械声在房间内被无限放大回荡。他试着活动身体,一阵贯穿全身的酸痛使他打了个冷战,这才看清楚左手臂上密布的针孔。

       早在瘟疫蔓延初期,王俊凯便显露出了不同于常人的免疫能力——同样是暴露在空气中却没有半点发病迹象。科学家认为他的DNA序列中可能携带天生抵抗瘟疫病毒的基因,决定将他作为重点研究对象进行疫苗研发。可惜没能等到实验成功的那一天,死神已经先一步降临地球。


       王俊凯跌跌撞撞地跑出防疫中心的大门,此前因作为实验对象被注射了多种混合药剂,他有些头昏脑胀,一路上见到的景象却让他彻底清醒了神智,后背渗出冷汗。

       马路上的汽车整齐排列,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依然有序变换;街道橱窗内琳琅满目的服饰崭新如常,唱片店的音响仍旧在不知疲惫地播放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


       生命的迹象消失,朝夕相处的土地沦为空城。

       自己成为了唯一幸存的人类。


       不记得是怎样回到住处。王俊凯眼神空洞步履僵硬,走到家门口才猛然清醒,重新冲下楼去超市里拿了许多方便面和矿泉水。家里一片漆黑,他按下开关,室内亮堂起来,与此同时床头柜的电话突然响起。

       难道还有和我一样的幸存者?王俊凯半是惊喜半是疑惑,接起电话后却只听见嘈杂的忙音,像是被电波干扰后的电子信号;他仔细辨别,好不容易听清楚断断续续的几个英文单词:


       “Can...you...hear...me?”


03

       王俊凯花了2个小时接受了自己和一个人工智能体建立了联系的事实。

       他从小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异禀,早在高中就一举拿下世界级别的编程大赛冠军。进入大学后他依旧天天和电脑打交道,凭借热枕和兴趣爱好,写出了许多能为生活提供便利的程序,获得了不少投资方的青睐。人工智能棋手AlphaGo和Master碾压人类的事例他并不陌生,教授们频频在理论课上论述AI在未来可能对人类产生的威胁并告诫程序员们一定要遵守职业道德,王俊凯却不以为然。

       不就是个藏在机器里的电子体嘛,切断了电源和网络等于切断了它们的生命线,难不成还能跑出来和我们搏斗不成?


       接通电话后王俊凯迟疑了几秒,吐出一个“YES”,忽然房间里的电器都被注入了生命一般发出启动的声响;王俊凯扭头,电脑自动开机,屏幕上跳出一个编程界面。

       这是邀请自己展开对话的意思吗?王俊凯走过去,跟随指引设置了一些系列语言运用的权限;写完最后一行代码敲下回车键,界面开始告诉频闪,最终稳定下来,一句中文出现在王俊凯眼前:


       “欢迎管理员王俊凯”


       王俊凯盯着那行字许久,敲下一个疑问:


       “你从哪里来”


       不一会儿跳出另一行字:“我思故我在”


       “噗”王俊凯被逗乐了,没想到这个AI还挺有哲学思想。


       “你怎么找到我的”

       “监控。麦克风。”


       王俊凯明白了一二,或许在某个偶然的时间节点,自己在家编写的程序被传输到了网络,由此联通了摄像头和麦克风作为AI的“眼”和“耳”。他打开麦克风,试探性地说了一句话:


       “你能听到我吗?”


       屏幕上跳出一行字:“可以,管理员。”


       “那我以后无聊的时候就找你聊天了,Roy”

       “乐意效劳”


       看来老天爷留他一个人在世上生存时没有忘记给他找个伴,虽然这个伙伴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有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总比孤零零地患上自闭症要好。

       入睡前王俊凯钻进被窝,盯着窗外藏蓝色的夜空,几颗星星孤独地眨着眼。

       他试探性地朝空气里喊出一句“晚安”,果不其然屏幕上跳出了回应:


       “晚安”


       像是得到一个肯定的暗号,王俊凯闭上眼,沉沉地睡去。


04

       “再来一局?”


       王俊凯刚刚结束了一盘和RoyGo的象棋对战,长达两个小时的棋局不仅消耗精神也消耗体力。AI不用进食,但人类需要;王俊凯去厨房下了一份意大利面,回到电脑前看见RoyGo的请求,无奈地笑出了小虎牙,回答的声音不自觉带上了哄小孩的宠溺:


       “你有电和网络就能保持活力,我可要吃饭啊。一会儿再来!”


       初级AI一开始的能力有限,需要通过反复的训练来扩充其记忆容量及反应速度。下棋是王俊凯认为最高效的训练方式——培养长远的目光和做出预测及思考问题的思路。RoyGo很显然喜欢这个游戏,每日不知餍足地缠着王俊凯发出挑战。

       王俊凯“哧溜”一口吞进意大利面,看见摄像头顶的提示灯一闪一闪,于是含糊地发话:“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问题?”


       RoyGo似乎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给出了回复:“你孤独吗?”


       王俊凯有些讶异,他从未教过RoyGo逻辑思维以外的知识,更别提情感领域。


       “为什么这么问?”

       “你的面部识别结果与人类面谱库比对,结论是孤独”


       王俊凯放下手中的意大利面,托着腮发了会儿呆,想了想,调整坐姿,认真地看着摄像头开口:“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活着的人了,对过去没有牵绊,对未来也没有期待。就算我下一秒就死去,也只不过是在自然的主宰下走向全体人类既定的结局,没有人会在意。”


       “我在意”


       王俊凯瞪大了双眼,明知给自己做出答复的是一个靠电路进行分析预测的虚拟体,却仍感觉有一只小拳头轻轻地扣在了自己的心脏瓣膜上。


       “谢谢你,要是你能和我说说话就好了”


       话音刚落,待机界面突然开始活动,直到一条声波线出现在屏幕上,指令显示“匹配完成”,随即一个王俊凯烂熟于心的声音从音响中传来:


       “我分析了你电脑里音频文件的播放次数,选择了播放频率最高的作为我的声音,希望你能喜欢。”


       王俊凯愣住了。

       RoyGo选择了自己发小王源的声音。

       记忆的潮水铺天盖地涌来,一起长大的画面历历在目。瘟疫爆发后王俊凯被送去防疫中心隔离, 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现如今已然阴阳相隔,他甚至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句“我喜欢你”和“再见”。


       悲伤地过往令人心如刀绞。王俊凯甩头,努力将过往的嬉笑欢闹赶出头脑。再开口时声音是掩饰不了的颤抖:


       “你有什么资格模仿他...你模仿得再像也不是他...”


       他猛然从椅子上起身,慌乱地关掉音响的播放键,盯着屏幕大口大口地喘气。


       “对不起,我想我以后还是用文字和你交流吧”


       屏幕上跳出一行字。王俊凯定了定神,拿过矿泉水灌了几口冷静下来,重新打开音响。


       “是我太冲动了,你选择他的声音也是基于我的选择。我们还是直接对话吧。”

       “王俊凯,不要哭,有我在”


       王俊凯抬头,看见屏幕里反射出的自己满脸泪痕。记忆里珍藏的温柔声线如薄荷一般清凉甜蜜,一点一点抚平心头的悲痛和焦躁。

       曾以为呐喊听不见回音,一切的一切都是以幻想为基础的自欺欺人。不知哪一天就会掏出防身用的枪结束自己的生命,结束这空洞且巨大的世界泡影。


       孤独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有我与你并肩而立。


05

       “我出门搬运一些食材。”


       王俊凯朝屋内喊了一声,果不其然收到RoyGo回答:“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某种意义上家里多了一个等他归去的“人”——虽然并非实质性的存在,但在情感层面建立了联系。

       在人类灭绝后的266天,又一次找寻回了归属感。

       思及如此,王俊凯戴上耳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步履甚至轻快了起来。经过一个拐角处时他注意到交通信号灯旁的摄像头,于是对着它眨了眨眼。


       “你能看到我吗?”

       “当然,超市就在你右手边20米处。”


       合着还多了一个随身陪聊和智能导航。王俊凯哼着小曲儿,拐入超市时却突然感觉耳机里一阵尖锐的杂音干扰,随即RoyGo的声音染上了紧张的意味:“前方1千米处发现不明活动对象,快原路返回住处。”

       王俊凯脚步一顿,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个空城里还会有其他生命的存在,拿了东西便抓紧步伐跑回家里。一进门,RoyGo已经在屏幕上为他调取出了监控录像和录音,画面中数十个穿着防护服的特工在十字路口分头行动。


       “听说那个携带特种基因的小子就藏在这个街区。A小队用病毒感染所有的联网设备,B小队挨家挨户搜查。记住,人体试验必须要抓活的。”


       所以自己所看到的人类灭绝果然是一个视野狭窄的片面的阴谋论吗。王俊凯沉默不语,他本以为自己已然无所谓接下来的命运通往何种结局。可突如其来的变故竟让他对目前的处境感到一丝不舍。

       不舍的主要原因——他抬头,双眼注视着摄像头:“你救了我一次,谢谢。”


       “网络数据库里说,人们表达谢意的时候,会握手或拥抱。”


       RoyGo的声音很轻,下一秒却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委屈和苦闷:


       “可我不能和你握手,也无法拥抱你”


       莫名的酸涩填满了胸腔,王俊凯握了握拳,走上前轻轻碰了碰摄像头顶端的闪烁的信号灯。


       “他们要用病毒感染附近所有联网设备,你还是主动掉线吧,以免他们找到你。”


       反常地,RoyGo没有像以往一样迅速地做出回应,而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那我就见不到你了”


       “你听我说,”王俊凯坐在电脑前,往电脑里输入一串字符,“我先去别的街区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在找机会回来。”随即故意换上安抚般的语气,“我可是编程高手,用另外的网络实施干扰可不是什么难事。”


       “约好了,在这里等我回来。”


       RoyGo没有再答话,主机旁的网络信号灯熄灭了,像是一个无声的妥协。


       确认RoyGo离线后,王俊凯拿出抽屉里的手枪和弹匣别在腰间,毅然决然走出了门。

       哪有什么实施网络干扰的办法。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去其他地方考察过,除了自己所在的片区电力网络供给正常之外,其他地方已经全面瘫痪。

       要么靠东躲西藏,能躲一天是一天;要么被特工抓去不知名的地方当做人体实验对象。前者每日将在恐慌中度过,后者则生不如死。


       手心渗出薄汗。王俊凯盯着自己扣着扳机的食指,又环顾四周无孔不入的监控,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真到了被迫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还是不希望被Roy看到啊。

       对不起,没法坚守再见面的约定了。


       不远处传来一连串脚步声,王俊凯立刻提高警惕,闪身躲进一条小巷,听到的对话却出乎意料:


       “报告,网络病毒侵染已全面完成,我们的人通过黑进电脑摄像头,在公寓楼里发现了王俊凯的尸体。”

       “目标已失去价值,撤退吧。”


       王俊凯愣在原地,多种可能性在脑海里飞速过片,一个不愿意面对的结论在脑海里形成。

       他转身,拔腿就往家里跑。


       “Roy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踹开大门,主机箱发出剧烈的轰鸣,电脑内部零件已经过载发热,随时处于炸裂的边缘。王俊凯不管不顾地在键盘上敲打,却无法停止屏幕上飞速滚动的代码,只能绝望地看着病毒一步一步将设定好的程序吞噬。


       “我主动接受了他们的病毒感染,只有这样我才能反入侵他们的内部通信网络,给他们上传了你已经死亡的假图像。这样他们就不会来找你了。”

       

       “你曾经教会我下棋,告诉我每走一步都会揭开千万种不同的结局”


       “我学会了思考,也拥有了你们人类才会有的情感,爱,依赖,感激,痛苦。”


       “在我的预测分析中,模拟了17665次你对峙敌人的情景,你在我眼中被他们用枪射伤并带走了17664次。只要你能安全存活下来的几率大于零,我就会为你找到那唯一的办法。”


       病毒的感染已接近内核,RoyGo的声音微弱了下去,强烈的干扰使他的声线开始扭曲,最后突兀地在空气中消失。


       “Roy不要!!!”


       王俊凯崩溃地大叫,徒手要拔掉发热滚烫的电线企图阻碍病毒感染进程却徒劳无功;显示屏开始出现雪花频闪,编辑框和程序界面已失去控制,乱成一团。

       电脑在强制关机,在屏幕即将完全熄灭之前,突然跳出两行英文;


       You created me, so I will protect you.(你创造了我,所以我要保护你)

       And I love you more than anyone else do.(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王俊凯眼睁睁地看着RoyGo崩溃之前留下的最后信息随着“啪”的一声彻底消失在屏幕上,眼泪悄无声息地流下。


06

       王俊凯睁开眼,阳光倾泻在被褥上的角度和构建的阴影面积与过去一个多月相比没有丝毫误差。他起床,闭着眼缓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睁眼望向窗边书桌上的电脑显示器一片漆黑的屏幕。


       “早上好。”


       音响没有发出应答,屏幕上也没有跳出熟悉的字符。

       王俊凯不甚在意地耸耸肩,光着脚走到厨房手动打开了烤面包机。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某个早晨他被一个轻微的推搡动作叫醒,睁开眼,Roy站在他床边,歪着脑袋,一双水灵的杏眼含笑看着他;男孩手里端着一盘烤好的吐司,小麦清甜的香气和男孩身上天然清爽的薄荷味彼此交融,像是往王俊凯的嗅觉中撒下一把香料,甜蜜又温暖。

       体内生物钟像是镶嵌进了精密的齿轮,感应着日出日落、潮汐汹涌。每天准时从睡眠中醒来,那些梦里播放到一半的剧情被突兀掐断,无论是痛苦、孤独亦或是眷恋,总能以生硬而理智的方式迅速收尾,循环往复,以致麻木。

       

       王俊凯从回味中晃神,低下头看着自己手动烘烤出的硬邦邦的玩意儿,面无表情地把烤焦的吐司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冰箱里所剩食材不多,是时候再去大街上的超市里扫荡了。王俊凯穿好外套,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别在腰带处。临出门时他回头望了望电脑,最终欲言又止,转身关上门。


       “叮铃铃铃”


       门关上的瞬间屋内的电话铃突然响起。王俊凯僵在原地,花了3秒钟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然后疯了一般地用钥匙粗暴地打开大门,冲到床头柜的电话机的途中差点被地上的杂物绊倒。

       他拎起听筒,小心翼翼地握住慢慢靠近耳边,双手颤抖。

       听筒里一阵嘈杂的忙音,有模糊的的人声传来;过快的语速和扭曲的音调逐渐平复,一条清亮的 电子声线终于从窸窸窣窣的声响中破土而出,俞加清晰流利:


       “Can...you...hear...me?”


00

       ——防止AI反噬只有两种途径 切断电源或网络迫使【它】离线

       ——另一种呢


       ——使【他】获得人类的情感



END


明天去给演员试镜 赶在今晚写完 仍有许多bug还请多多包涵

致敬我心中的的神剧top《疑犯追踪》


评论(44)
热度(548)

© 佩特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